关注企业微信公众号×
金沙供应链,您身边工业物资供应链管理专家!
关注企业钉钉×
金沙供应链,您身边工业物资供应链管理专家!
您的位置:首页 > 澳门9159网站 > 业界资讯

陆佑楣:地下核电站是未来电力发展的可行选择

浏览:2403 时间:2014-07-05

      核电,似乎已成了我国能源事业奇思妙想的试验场,有关核电的大胆设想层出不穷,前有刚刚进入课题预研阶段的“西部无人区核电城”,现有刚刚结题的“地下核电站”。

      这些看似“离经叛道”的提议,并不是出自哪位天马行空的电力青年才俊,而是一些服务中国电力超过五十年以上的老专家。

      试想我国目前的能源环境,多煤少油的中国大陆上,延续千年的“烧煤史”在巨大的环境压力下,已开始走上了落幕时代;被寄予厚望的较清洁能源“油气”,其生命咽喉却被外国政府及金融大鳄紧紧握住;新能源从辅助能源成为主流能源的征途,仍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而我国核电却陷入了悖论,一场福岛沿海核电站事故,却将我国内陆核电站打入了地窖。

      所以,为何要在核电上绞尽脑汁、费尽心思?作为为中国能源事业服务终生的老专家们,大体不过是希望为我国能源发展之路扫除一些障碍,搭上一些桥梁。而他们年过古稀仍坚持从事课题研究的目的,正是为了证实或是证伪,以学术研究的严谨,为国家验证他们所提建议是否具有可行性。

      这些想法是“荒唐”还是“异想”?为了尽可能如实表达“地下核电站”设想者的原意,华夏能源网()特别整理、综合了“地下核电站”设想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能源部原副部长、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原总经理陆佑楣接受中国能源网记者李自琴专访时的观点,希望读者能从中找到答案。

以下为陆佑楣老先生的主要观点:

      中国电力发展空间还很大。虽然截止2013年我国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247GW,但我国人口多达13.4亿,也就是说平均每人还不到一千瓦。如果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我国人均装机至少要达到2KW。

      与此同时,中国的人口还在继续增长,预计的峰值可能是15—16亿。如果将人均装机折中为1.5 KW,那中国15亿人口总计将需要电力装机2250GW。由此看来,我们现在的电力装机水平还与之相距甚远。

      我国电力还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未来靠什么发展?核电有潜力成为重要的发电能源。

      电力靠油气显然不是现实的,因为成本太高,适当搞一些调峰的油气电站还是可行的。再则是煤电,我国煤炭年产量在37亿吨左右,其中50%以上都用于发电,这带来了严重的二氧化碳排放、温室效应及雾霾危机。

      至于水电,我国现有水电装机总量约2.8亿千瓦,我保守估计未来峰值为4.5亿千瓦,能开发利用的空间有限。风能和太阳能是绿色清洁能源,但从短期来看其发展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再加上能量密度较低,不能成为骨干电源。核电的规模化应用技术较为成熟,应是我国未来电力发展值得倚重的能源选项。

      我国在发展内陆核电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中国的反核现象其实是公众的心理状态问题。福岛核电站出事故之后,国内民众大多对核产生了恐惧心理,这也是全球性的核恐惧。我认为我国一定要走出一条自己的核发展之路。

      大家都在思考如何促进核电快速发展,我也想了一些办法。例如能不能把反应堆装在地下呢?工程院为此开设了专门的课题研究,地下核电站课题的全称为《核电站反应堆及带放射性的辅助厂房置于地下的可行性研究》。

      地下核电站的基本构想是,核岛部分(安全壳及其相伴的安全厂房)置于地下(山体内),常规岛(汽轮发电机)置于地面,核岛产生的高温高压蒸汽可通过布置在隧道内的管道输向常规岛(属分体布置形式)。该课题研究历时两年多,最近马上就要结题了(注:截止发稿时间,该课题已通过中国工程院结题)。

      溪洛渡水电站一共有18台机组,每台机组77万千瓦,也就是说一个1300多万千瓦大电站可以完全做到地下建设。我走到这么大规模水电站的地下厂房,突然想到,这个尺寸完全可以容纳第三代核电机组,于是乎就开始动了这个地下核电站的念头。

      我认为地下核电站与内陆核电有着严格的区分。我之所以支持这个课题是因为它既能解决内陆核电的核恐惧问题,又可以就近供应中东部地区电力负荷中心,减小输电成本。

      在我国,内陆核电站的选址相对困难,70%内陆都是山地,诸如秦岭、太行山、大别山,只要是比较完整的岩层,如构造完整的石灰岩、砂岩都可以做到放置地下核电站。另外,把反应堆装在地下,不就增加了一道防止核泄露的天然屏障吗!

      这个课题完成后,我准备将其提交给工程院,看看其他专家的态度。地下核电站如果完全停留在概念层面,那我国的核电则很难发挥其应有的效用。我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希望国家能够立一个逐步推进的示范性工程,我们现在有自己的反应堆,60万千瓦,示范工程并不需要搞得太大。

      地下核电站只有在实践当中才能辨别出这个方案的可行性、经济性、合理性,将实践中发现的问题和不足集中起来解决,然后来逐步推广,以解决中东部地区的能源困境,就地解决能源电力的发展问题。

【来源:华夏能源网整理自《专访地下核电设想人之一陆佑楣:地下核电站是未来电力发展的可行选择》 作者:李自琴】

原标题:中国工程院院士、能源部原副部长陆佑楣:地下核电站是未来电力发展的可行选择

http://news.bjx.com.cn/html/20140704/524891.shtml

 

 

 

 

分享:
关注企业微信公众号×
金沙供应链,您身边工业物资供应链管理专家!
Baidu
sogou
网站地图